• 卡通雕塑课,发现自己的手……颇笨。


  •  
    很喜欢这类干净的词眼,“开始”,色彩极淡,是连善恶美丑都还没取名字。

  • 我有一颗极其世俗的心,很低很低,几乎没了志气。它像一个丑陋且笨拙的幼童,有心想挤入大家的游戏却总也不能,并非是人家绝不要带他,反倒是他每每紧张害怕得没了信心,只好逃开了。
     
    我爱这个世界上一切的美好,所以搜集无人问津的萤火,抚摸生于泥沼的莲花。我惜护它们,如同惜护生之安慰一般。但它们到底不是药剂,无法医治我的自卑,所以生活对于我来说依旧很是辛苦。
     
    但我也是有欢喜的。那是看见了好的人。好的人是凡间里的风景,鲜为人察觉,只有我一人看在眼里,可以惊心动魂。人的好顺应美顺应生,可以照亮未来,是人的自信更是自然的自信。古人云:日月光华,弘于一人。说的真好,天地因为一人而有了全新的样子,山水草木皆来响应。只是我又一次的没了信心,只好逃开了。


  •  
    布尔玛寄来的卡片。布条是个好编辑,也是个好画手,收到她的卡片第一个念头是:来年稿费再低我也好好给你画!
     
    卡片上的小图案是布条跟其领导小卡同学一起动手制作的橡皮印章。本少爷看在眼里,真是满心的喜欢。


  •  
    林夕这书写得很蹩脚。写词跟写文章当真不是一回事。

    另外签名字签得这样光秃秃,真跟印上去的一样……

  • “把本侠当小姑娘照顾当大女人交流当大丈夫鼓励,县令的爱慕方式颇能证明他是条汉子。”

    看苏瑛姐新日志里这句话真真的替她高兴。真是遇到对的人儿了。

  • 这次是一套,台版朱天文。

     

  • 我的第一本台版书。





  • 苏打绿的演唱会十点就结束了,没有看通宵电影,直接打车回了学校。

    独立流行音乐就像我们画商业插图加点手工质感一样,细小的差别区分味道的走向。

    如果不是那一点点不同,又有谁能把一句“请让我在你身边”唱的这样牵动我心弦呢。

  • 孤独不过是感觉一种,其他的效果都是习惯性的连锁反应,属于附加。

    果断结束任何一段走向下坡的情感关系,不过是为了避免曾经珍惜的宝贝最终被磨为破铜烂铁。所以要一次又一次地断绝与告别。

    世间无长久,所以要习惯。



  • 我知道的摄影师不多,时至今日依然最喜爱她。



  • 昨晚最感动的时刻是全场合唱。温柔的曲调,悲伤的唱词。一片年轻而动听的共鸣,多少人的心声。
     
    张惠妹最近几年的歌我都很喜欢,唱的是都市里的繁华孤独,霓虹中暧昧忧伤。
     
    亲爱的济帆。她很出色。下站西安,我把她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