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她是我朋友我不是她朋友的人说过,男人懂情,女人解义,方可与之言。说的甚好。男人讲义,女人谈情不过是本能上的优势,各自的强项没有什么好自豪,弱项更是没资格标榜。再言及这情这义肯定不会仅仅是爱情,义气这样的小词眼,最终也很可能是不同名字的同一张脸蛋,所以生来的天赋也要加以磨炼认知才好。想来,现代社会也真是惹人悲。女孩儿们爱情感层次有高低算是正常事,只是傻憨憨男孩儿们却都早早地丢了强项,没了“义”气,该打手心。

    北京动物园,宝宝姐拍。


  • 其实下面那个才是我。

  • 这两天晚上跟杨圣人一起摆地摊卖我们的旧书,现场一度火爆非常。

    W是杨圣人的初中同学,对小说创作颇有研究,人也颇有热情,因此顺理成章地与我交上了朋友。


    晚上卖书时,一个叔叔跟我们讨价还价说:
    “便宜点吧再。”
    W凑上前说:“叔叔您应该这么看,这书表面上看跟卖废纸一样,实际上我们也在卖一种文化~”


  •     
    天上有星,人间有深情。

  • 注册豆瓣的请去豆瓣回复,这里给没有注册豆瓣的朋友贴出来。

        其实在画花风的绘本之前,我一直担任的是糖果人绘画监督这个角色,想来老艾是认为我懂得绘画语言的,固才把这样的重任交给了我。而我自己,当时在绘画方面却已经完全走入了死胡同,所以纵然懂得绘画的语言,手上功夫也依旧是没有的,画不出有感的画来,只能越画越生硬,像游戏商业的配图。
      
      胡兰成在讲大自然其连续与不连续性法则时说道:“写字作画也是这样,原来本一路顺顺利利进步过来,忽然莫名其妙的掉到低潮,走进连自己都感到不胜厌烦的一筹莫展的死巷,这时,即须自我反逆一番才好。”
      
      老艾就是让我这样地反逆自己。然而这样对前习惯的全面推翻谈何容易,我心里是没底气的,信心稀薄,拿下这任务靠的仅仅是自己的一时志气和老艾的一声相信。那些日子我在学校画了无数张草稿,每晚挑出觉得还凑合的拿给他交换意见。就这么折腾了近一个月,在几经挫败之后天使绘本才渐渐有了个雏形。现在不禁感慨万事万物走向了黯淡与毁灭欲走出新生,必然是要有这么一番革命才好,而这革命也真真的是需要一点无名目的勇气的。
      
      因为是新生,不免幼稚不足,但新新的生命又成长得最快,比如婴儿。我是画完了天使第一集就已觉得不好,想要全盘否定重新来过,可时间不允许,遂念第二集要画出新生的迫力与精彩。现在第二集也已然是完成了,虽确有了很大程度的进步与革命的新面貌,但依旧觉得不够不足,可以再好。
      
      老艾说惰性人人有,而我的懒惰却不是人人能有的。画天使一,二都严重拖稿,真是到了不可原谅的地步,每每是火烧了屁股才知道着急。画第一集的时候是老艾善解人意,每见我时间不足就劝我不要着急,还有时间。到了第二集,善解人意的老艾也要·#¥%一翻了。好在小胖及时挺身而出化险为夷,方才解决了他自己和我的……空窗威胁(他也拖稿面临开空窗= =)。
      
      记得第二集最后截……拖稿那几天,突然接到去北京电影学院参加动漫节评奖的通知,这下简直是火上浇了香鲜的油,让人又高兴又着急。于是呼逃了晚上的课,从下午六点开始赶图,一刻也不敢耽搁。到了深夜,寝室的人陆续都睡了,黑黑的小屋子里就只省下一台电脑和我还在默默地运行着,腰酸颈痛困乏难耐,强忍着精神崩溃也就不觉得太崩溃了……早上八点,当我把画稿交给老艾的时候,人完全木头了,对于老艾说的话反映也变迟…迟迟…顿…顿…了……。可是……迟钝是不行的!我还要赶火车!!#¥%……
      
      下个月,奥运会就要在北(念“杯”)京举行了(高兴),印刷厂多数停业(不高兴),我们都可以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去了(高兴),只是艾米丽小……XX还不能休息,它……X要写完《天使的房间》完整的剧本………真可怜…朋友们啊,让我们——————看奥运会去吧!(**)
      
      最后,俗气地谢谢各位,儿童团的就不说了,咱们私下里解决。谢谢所有曾经为《糖果》和《花风》给予支持帮助的画手朋友们。谢谢SHEEP,谢谢5ANN,谢谢KKKILTH,谢谢长叶子,谢谢丁一一,谢谢町。非常非常感谢。
      
      最最后,老艾,谢啦!


  • 海报1

    这是《天使的房间》第一集中的一页,也是《花风001》的海报。天使正带着甜甜去寻找逝去的美好时光呢,这不,我也正在寻找着么。趁着放假摆脱大学那个烂地儿好好调整补充一把。也趁着家里网速快恢复恢复咱博客的更新。
  • 下午去看了吴冠中的画展。画没看懂,不知道是他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我猜是我的。如果不是因为囊中羞涩,实在是要买几本文集自传来看的。在美术馆买到了零点三的自动铅笔,樱花牌成了最便宜的牌子,花掉了我口袋里最后的十五块钱,五块钱的铅芯还是下个月再买吧。

  • 今天在大嘴家的店里学会了做“上当”。晚上生意很好,我就在厨房帮忙。顾客很多,有的要牛肉的,有的要排骨的,有的要两掺的,还有的要自个儿发明的。其间有一大汉吃了我做的牛肉沙锅面大声喊道:“再来一碗!”




  • 题目是这样的:
    汉语中有许多通过巧妙地调整语序,表达丰富含义的常用语。例如:“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意思是不担心通常发生的情况,只是提心极少发生的特殊的情况,强调做事要谨慎,防止发生意外。
    按照例子仿写句子。

    看这题,我灵机一动。大笔一挥,挥上了个“色既是空,空既是色”,意思是欲望是空虚的,而空虚是欲望的源头。强调要识破欲望的空虚,不要因为空虚而被欲望迷惑。 

    一边写一边笑。我哪懂这么深奥的佛家语呀。顶多能再往下背两三句罢了。不过估计改卷老师也未必真懂,说得像那么回事就行了。

    考完出来跟同学们交流,都说我写的挺绝的。还有同学写了“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一愣,是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那!





  • 小黑。和点点一样,是不喜欢张开嘴巴说话的小狗。安静却非常害怕孤独,经常以恶做剧的方式擅自闯入点点自给自足的天地,态度非常强硬。
    人们喜欢看他们翻滚打闹,笑的同时也不忘三言两语。就是在这一刻,可以直接而分明地感觉到,它们是它们,我们是我们。

    路边的树。每天都会看到。但依旧为它们细微的力与美而触动。


  • 以为可以自给自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