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一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xiexiang-logs/102153266.html

    摘一段书里的访谈(文中“自觉”一词为“自我觉察”之意):

    问:你在《最好的时光》这本书里谈到,在拍《风柜来的人》的时候,就是去拍了,然后拍出来就是一个浑然天成的东西,但到了《冬冬的假期》有自觉了,自觉到所谓的风格,反而被框住了是吧,反而没有《风柜来的人》有力了,但观众可能不是这样看的,当然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两个问题在里面,比如像你写小说,在技艺的那一面和精神表达的这一面,技艺越来越好的时候、你越来越有自觉的时候,怎么能回到开始的直感跟直觉。

    朱天文:我发觉是这样子:在拍的时候自觉是没用的,理论也是没用,在写东西或是拍摄现场,理论没用自觉没用,最好的就是直觉。可是直觉不是凭空来,是一直累积,累积到你才会有直觉判断,尤其是现场判断这个要这个不要,就是过往的累积到现在变成直觉,所以所谓直觉,其实是作品出来以后再回头看它,可是回头看要有一种能力看。就作家来讲有些是说故事型的小说家,他回头看他作品并不大有说明能力、说明自己作品,他焦点也不在这上头,他就是啊,又是生活题材然后继续写。另外有些比方像大江健三郎啊或者像我或者包括侯导对他自己的电影,就是完了以后不仅是回头看而且怎么说明自己的作品,这种说明绝对不是创作的当下,那只会妨碍干扰束缚。是作品完了以后回头看,知道这个作品在文学版图、电影版图上是放在哪个位置,然后试试又做了新的什么东西贡献在上面或者是这个成功在哪里、失败在哪里,有说明能力才有展开性,才不会一直就是停滞或重复,这个就是所谓的自觉。自觉是之后的、成品出来你回头看它的那个鉴赏力。

    问:电影拍完后侯导演自己满意吗?

    朱天文:有的时候他也觉得很失败,或是不满意,永远好像不满意嗳。写作也是这样,写完当下真的是毫无感觉形同嚼蜡,而且看不出好在哪里坏在哪里,因为一直在里头。包括刚剪完一个片子在里面太久根本不知道好或坏,分辨不出来,这时候就把它搁一搁,过一段时间再看,哎呀好清楚哦。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种经验,隔一段时间就有重新的感觉。常常侯导因为片子剪来剪去麻痹了,隔一段时间再来看、再剪。所以他的一些后期工作——剪片是要花很多时间的。但每次上映他看了就说哎呀,要是这个地方早知道这样就好了,下次我拍一定怎么怎么样,都充满了不满意的话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发发 2013-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