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彩闲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xiexiang-logs/215846566.html

    色彩闲说

     

       

    画画的人最爱说“风格”,其实风格就是一种广义的色彩。

     

    这些年常听人说“创作要有自己风格”,说多了,搞得好像没有风格就是错误,有点难为人的意思。风格这东西,不应强求也强求不来,强扭的瓜不甜。有时候来得太早太轻松,也是一种狭窄的单调。

     

    风格是特点,但有特点未必就是有风格。人人都有特点,即便有意去模仿别人,往往也是求AB,求BC,模仿来模仿去,最后一看还是你画的。

     

    阿城说,绘画是“选择”的艺术,为什么这么画不那么画,为什么画这个不画那个,都是选择。风格来源于选择。

     

    也有人说,风格来源于习惯。不过习惯有选择性习惯与非选择性习惯之分,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选择性习惯,是长期的一己偏好与创作意图,凝结成风格;非选择性习惯,受外力影响的成分多,就好像小时候写作文要说套话,长大后一提笔还是那腔调。非选择性习惯就像杂质,积累太多,会模糊创作。所以说喜欢画画的朋友不要太早接触商插是对的,在个人选择还没有积累到足够扎实的时候,避免受到影响和限制,变成习惯脱不掉。我自己就是在这点上吃过亏,长一智。

     

    刚才说风格即是一种色彩。其实作品,归根到底还是作者其人格色彩的体现。

     

    人格色彩也有浓淡,越浓越适合做艺术。色彩鲜明,作品的感染力就强。但这并不是说就要重口味,薛宝钗的诗“淡极始知花更艳”,即是道出了那浓浓的淡来。

     

    小时候总听人说艺术家傲慢,认为那是俗人不懂艺术家。现在看来,这批评恐怕是有道理的。傲慢使人不易受影响,非选择性习惯少,选择性习惯多,保持人格色彩的高纯度,作品便更易不流俗,有独特的魅力,会发光。本子圈的朋友讽刺个别作者“高贵冷艳”,我看这也未必全是作品带来的声名惯坏了作者,顺着前面的思路,反倒还有些“人品成就作品”的意思,只是与我们过去常说的“人好,作品才会好”,正相反。

     

    其实傲慢(傲娇?)也是一种志气,年轻人贵在有志气,但凡事总是过犹不及。论语里说,“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古人真是把话都说尽了。

     

    我读薛仁明先生的书,知道我们现在的艺术观念、审美习惯其实是受西方影响,过去的中国画倒并不强调今日所谓的“独创性”,也并不贵“感染力”云云,惟有作品反应出的人格修为,才是论其高下的核心判准,此谓“道艺一体”。

     

    佛家说色与空,其实色本身就是一种偏颇的显现,是魅力的同时也是限制。东方文明,即是打破限制,讲究高手如同常人,放在人堆儿里找不着。这与西方的“色彩偏好”有很大不同。

     

    年轻的时候都喜欢有锋芒的人,长大后发现,还是随和的人最好。

     

    阳光无色,啥色都有。我的闲话说完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