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勤地闪耀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xiexiang-logs/37508357.html

        今天看了天文的少作《仍然在殷勤地闪耀着》,觉得很好。两个女孩,一个气场强一个气场弱,这般情况弱的那个自然是要跟随着强的脚步去爱慕一番的。“她”的潇洒行径,在“我”眼里全是欢喜羡慕,跟着学也只能是笨拙。我不知道这样的状况跟男孩子小时候总要跟在大孩子屁股后头是不是同一回事,但都是不加辨别的崇拜羡慕,一半放得开一半放不开去模仿去跟随,跟着他们学好学坏,家长的禁交令也是不要听的。
     

    “我替她捏一把冷汗。这个家伙!学校抓到的话,准一个大过,李是不能再记大过了,不然开除是逃不掉的。我几乎要冲过去,抱紧她,庆幸她没有给抓到;但看到她嘻嘻哈哈地和别人追打着,笑弯了腰,我就愤恨起来,用力地咬着指甲瞪着她。她对全班每一个人,都开玩笑,你追我打地来来去去,我分不清有谁在她心里的分量稍重一些。有时我会很肯定地说,那当然是我,这是在李静静地和我谈心时——还不曾看过她对别人这样;而这种机会是太少太少了。大部分时间她活跃在全班每一个角落,大家喜欢她、容忍她、原谅她,每逢这时,我便完全丧失了自信,只有远远地、暗地里恼恨她,发誓不再理她了。但一碰到面,她又是笑嘻嘻地、亲热地拍打我,搂着我的肩膀,不知有多要好。先前的恨意和发誓全都崩溃了,又心甘情愿地跟着她上上下下去疯。”
     

        气场强的人放得开也吃得开,身边总是热闹的。“我”的不自信全部来自一厢情愿的比较,而这热闹就成了最好的证明,所以总要担心,需要一再确认自己是最被亲密着的。
     

    “今天轮到我们这一排扫地,李在窗外等我去吃冰,扫到她的位置,习惯地打开她的抽屉,把那些拉拉杂杂的酸梅核啦、橄榄核啦、冰棒棍啦、包春卷的纸啦、涂满娃娃脸的废纸啦,甚至于会有一根丑烂掉的香蕉,全部清除出来。翻出五个空汽水瓶,可以换两块五的。把满是泥巴的运动鞋包好,免得笔记簿搞得脏兮兮的。试卷放一边,本子放一边,这不是清爽得很么。像她这样乱法,怪不得每次传交作业簿,总等她一个人。嘿,还有呢,好几部塑胶制的小卡车、吉普车、坦克车,工很粗糙,用白色细线串了起来。我笑了,一种很温馨的感觉涌上来。上次帮小弟弟整理床铺时,也发现了这些玩意儿。她那么大了,还玩这个!我抬起头,透过玻璃窗笑着看她。李靠在栏杆上,又在和别人辩着什么。听不见她的声音,因此觉得她本就戏剧性的动作,越发地夸张了。”
     

      帮对方整理打扫,图的是自己欢心,一厢情愿奉献的好不幸福。所以下文有提到“不想告诉她”。胡兰成说过“我只觉世上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张爱玲的,便皆成为好。”这里的“我”也有这样把脏乱差统统视作潇洒的痕迹一并喜爱了的心情,真是可爱到谦逊里去了。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最大魅力就是他完全私人的小世界。涂满娃娃脸的废纸,塑胶小车就是“她”充满童心的天地,像“我”的小弟弟一般可爱好玩。然而这个世界只有我知道,只有我看得见,不禁觉得好亲呀。
     

    “操场上的阳光已经被体育馆遮住了一大半,夕阳余晖把我们的影子拉得长长地。一个球从我们前面滚过去,李挣开我的手,去追。大家停下来看她,她拿到球,不传给练习的球员,把它放在脚前,瞄准了,蹦地踢出去,好漂亮的一道抛物线,我们都为她高兴地拍手。李潇洒地敬了个举手礼,自己也跟着鼓掌。”
    “我侧着头看她,避着强光。有几丝鬓发掉下来,拂着脸颊。我觉得这种姿态很优美,便不愿动一下地保持着。”
     

        任何一个细节也不放过,这可真似恋爱了。或许因为是女生,踢球,举手礼,跟着鼓掌都显得大方而别致,此刻我也觉得“很优美,便不愿动一下地保持着”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