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赴海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xiexiang-logs/91063139.html

     

        

    赴海歌

     

     

     

        是不是他在细细搜索一一排除后实在找不到愿意与他们同行的女生,便用劝的用骗的用激的最后一点也不意外地拉上了你?

     

        你和他们坐火车去某个有海的城市,在硬座车厢里听这些男孩大聊昨夜从网上搜罗到的讯息。他们对着邻座带孩子出游的中年夫妇展现自己对目的地充分的了解,从气候到当地出名的啤酒,还给出诸多建议,帮着规划游玩路线的细节种种。他们享受成年人眼中的赞叹,“这小伙子真行”,同时并非故意而又毫不留情地将那夫妇身旁内向不爱说话的小儿子比了下去,只有你看见那孩子的神情里藏着埋怨,你太熟悉那感觉,他此时一定厌恶透了父母的蠢笨无骨气,怎么这么轻易的就满足了那些少年自以为是的表现欲。你对那孩子充满抱歉,想要替他报仇,于是也把脸别过窗外,无视他们的战绩。

     

        你一路上决口不提对大海的期待,也不露出一丁点在他们看来属于少女的神态,你太知道他们,他们有性别偏见,认为女生的一切都是傻而蠢笨的。你只能借淡然世故的态度来抵抗,避免那时常看向你时带有侵略感的笑容找到落脚——“她看上那小子了,巴不得想来呢。”

     

        他坐在你的对面,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侃侃而谈,但与你不同,他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也会笑着三言两语其乐融融。你突然觉得气愤,他们竟然是一伙的,而你却是外人,你与他单独相处的那些片段,仿佛瞬间都丧失了分量,你惊觉或许只是自己一直单方面地以为和他的关系无人能及。

     

        你重新审视过往,从来都是由他先发出讯号,只要他发出讯号,你就会前往。你也曾主动发出讯号找他,但多半是正在看电影或作业太多不能出来,你觉得好不公平,你试着赌气也冷酷地拒绝他,而他呢,无所谓是不是?他不过是需要一个人一起度过某个漫长下午,或放学无事的夜晚能有人随便聊些什么,他对男孩们普遍热衷的游戏篮球虽也有些兴趣,但若一天到晚就只有这些对他来说也实在乏味。你或许就像是他吃腻了家常菜饭而不时要丢进嘴里的一片话梅,他常找你,好在你还有点调节口味的功效。

     

        你坐在他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破旧自行车后座,一起在城市里游荡。你们摸索陌生的街道,挖掘这小城里还有什么是未被你们发现的。他哼着你从来没有听过的小调,有一种自得逍遥的神气,你发现他的声音很好听,像小时候常听到的流行情歌里的声音。你忽然心里抽了一下,细细琢磨那竟是自卑,好奇怪,你会因为他的声音而觉得自卑。

     

        你好容易就会自卑,真希望他不要那么好。你时常偷偷观察他,在他出神摸索书架的时候,在他一边赞“太好吃了”一边吸溜面条的时候,在他躺在无人的操场上弯起嘴角也不知在得意些什么的时候,在他朝又黑又丑的河水打出一个七连发水漂笑着惊呼的时候……每每不经意间的一瞥都使你暗自心惊——天啊,怎么会那么好看。

     

    他的头发剔得短而整齐,一根根在阳光里透出棕色,你不知为何好喜欢这脑袋,使劲忍住才没有伸手去摸它。他低头正翻着MP3为你找一首古怪的歌,目光下视,眼皮折叠,睫毛像沉默的窗檐掩护着屋内融融的暖光,此刻你觉得他像个小孩,敏感沉默,有种怜悯的神气,你好想抱抱他,正在这时他说“找到了!”抬起一脸坏笑,将一只耳机塞进了你的耳朵。

     

        很多次,你晃动着脑袋,努力想去迎合那些节奏,可怎么也搞不懂它们好听在哪里。他只有在说到自己喜欢的音乐时才变得异常话多,你简直认不出眼前这个好耐心的人是谁,他会为你做一一介绍并附上个人心路体会,还常问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你心虚地答了声“恩还不错”便忙着给眼睛找一个看的方向假装淡定。好窘哦,这时候谁要你装淡定,哪个分享者不是希望你眉飞色舞好兴奋地告诉他“太好听了!怎么会这么好听啊”。于是有一天你在音像店便顺手买了一张他常挂在嘴边的某个乐队的精选,你拿回家反复听,有一次午觉都睡醒了,音乐还在啷啷啷地循环播着。你也曾放给一个跟你要好的伶俐女孩听,没等你开口,她竟好激动地问你“这是谁唱的?挺好听的啊!”你惊诧嫉妒起来,脑海里浮现出他们二人互叹知音难求相见恨晚的画面,都好兴奋哦从此便把你抛到了一边。

     

    他到底会不会把你抛到一边?你真没信心,他总是让你感受不到自己的重要性。

     

    你只记得有一次,是谁的生日聚会散了,你们俩走在城市繁华区的霓虹里,人流穿梭,很热闹的一段路,你们没怎么说话,他低着头不知又在琢磨些什么,你看着不远处新换的广告牌出神,随便想着些什么。突然,他用类似自言自语的口气说:“还是跟你说话比较轻松。”

     

     

    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是自己单方面的多心。记忆里的那晚同今晚一样,身边有好多陌生人,他们忙着行进着自己的生活,都与你无甚关系。在这人头密度极大的车厢里,你觉得自己有一方独到的空间是不为人知的。你仿佛已经带着它走了好久,注定要在茫茫人海里等待一个同样有一个空间的人。他与你并肩,说他和你一样。是的,你确定自己看见了他,欲要向他靠近。只是此刻,那个曾经对你说跟你说话轻松的人正在同别人一伙,而你就坐在他的对面,完全像个外人。

     

     

        夜深了,你有些困了,歪着脑袋看窗外呼啸而过的光影,漆黑的玻璃映出那熟悉的轮廓,就是这正在弓腰摆弄手机的少年,总是让你好烦恼好纠结,你没有办法,真的好累,你闭上眼,火车载着你去看海。

    分享到:

    评论

  • 同问刊在了哪里= =
  • 刊登在哪里了?